# 《Young and Beautiful》 網路番外

# 以時間軸來說,這篇其實才是番外一,書中收錄的是番外二

# 雖然標闇表,但其實是為了平衡是以武藤遊戲中心的本篇,所寫的亞圖姆視角。或許CP要素並不那麼強,就不打Tag惹。

# 不僅本篇,番外也是私設一堆

# 密碼請參考實體書後記

OK?




要多大的幸運,才能讓身處地球兩端的人相遇?

亞圖姆不是名浪漫主義者,他總是實事求是,但也不是什麼偏執的科學狂熱者。畢竟,每個人的生命中總會發生幾個小小的奇蹟。

+

在九年級的生日時,他的好哥們,沙特、加法爾跟哈迪,不約而同送了他決鬥怪獸卡的卡包。

他先前雖然從未接觸過決鬥怪獸卡,只知道這是由國際幻象社發行、海馬娛樂公司技術輔助,於全世界風靡了數十載的卡牌戰鬥遊戲。當時適逢決鬥怪獸卡發行的周年活動,國際幻象社復刻了許多初期的經典卡片,他收到的禮物,就是初代復刻的卡包。

在朋友們熱切的盼望下他當場拆開了包裝,說也奇怪,當亞圖姆的手觸上卡包時,掌心有一股熱流流過,心底升起一種莫名的熟悉感。起先他不以為意,在撕開卡包的瞬間,亞圖姆依稀聽見人群窸窸窣窣的低語聲,他疑惑的抬頭看向友人詢問。

「你們剛才有人說話嗎?」

「欸──?什麼說話,沒有人講話啊。」「就是啊!亞圖姆你就別賣我們關子了,快點看看是什麼卡片嘛!」

大概是錯覺吧?

亞圖姆抽出了卡片,朋友們連忙圍上來,興奮地一一念出卡片名。

「銀牙之狼、秘術之書、猛瑪的墓場……哇塞!竟然有SR卡落穴!」

「什麼──!這張卡很實用耶,聽說以前還曾經是限制卡。」

「最後一張是什麼?」

當亞圖姆抽起最後一張牌時,彷彿有一股電流從指尖竄到腦袋,使他一凜。不同於前面出現過的普卡、銀字R卡、亮面SR卡,眼前的卡片卡面金亮,當他的目光觸及卡面,他自然而然地說出卡名。

「黑魔導。」

「天啊!這世界還有天理嗎?」、「居然是黑魔導──!魔術師中無論攻擊力還是守備力都是最頂級的!」

加法爾跟哈迪見到黑魔導簡直要瘋了,激動地又叫又跳,亞圖姆左支右絀,才擋下了兩人過度興奮下的好幾技拐子。

「你這傢伙!一發入魂,運氣也太好了吧?」、「可、可惡!待會亞圖姆請客!」、「就是啊,就算說是新手的運氣,也好的太過分了啦!」

加法爾情緒高昂地開始起鬨,哈迪也熱切的附和著,只有心思細膩的沙特查覺到一絲異樣,「欸?所以亞圖姆你知道黑魔導啊?」

亞圖姆一愣,自己雖然精準地唸出了名字,可是他當下其實並沒有看向左上角怪獸卡名的欄位。更進一步來說,是在他看見卡面的圖像後,腦內就自然浮現了「黑魔導」的名字。

「黑魔導這麼有名,當然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嘛!」哈迪倒不覺地有什麼好大驚小怪。「更何況黑魔導可是初代決鬥王的經典卡之一,怎麼會有人不知道呢?」

「初代決鬥王?」

「咦?亞圖姆都知道黑魔導了,竟然不知道傳說中最強的決鬥者?」加法爾露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沉痛表情,哈迪則是快手快腳掏出手機輸入關鍵字後,將搜尋的結果遞給亞圖姆。

「吶,你看。」

──武藤遊戲。

真的很難想像,照片中笑容溫和、身材並不高大的東方男性,就是有著「最強」之名的決鬥者之王。

遊戲。

亞圖姆無聲的喃唸著對方的名,隨著音節不自覺的勾起了嘴角。

+

他自此一頭栽進了決鬥怪獸卡的世界,豐富的卡片組合及戰術,使他愛上了與對手交鋒時的鬥智鬥勇。當他與決鬥怪獸們並肩作戰時,他總能感受到自己與牌組彷彿產生了心靈的聯繫,在他經歷的每一場決鬥中,那股在最初接觸到決鬥怪獸卡時的熟悉感依然不斷湧現。

每一次勝利,他都會一點一點地回想起,屬於他同時也不屬於他的、「前世的亞圖姆」的記憶。

就像是個謎題一樣!蒐集拼圖碎片,再將它們重新組合,才能重現它的原貌。在決鬥的歷程中,亞圖姆同時拼湊出上輩子的自己的一生,也逐步回想起過去與夥伴和朋友們相處的點滴。

「武藤遊戲」。

曾經那是他與夥伴共享的名字,如今,他們已經分屬於自己、都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人,有著各自截然不同的生活。亞圖姆總會把遊戲相關的新聞反覆看過好幾遍,蒐集雜誌內的專訪剪報,也追蹤了對方其實使用率並不高的社群網站。本來以為,這樣就能又貼近夥伴一點,然而,只是讓自己想見到對方的渴望越演越烈。

好想再與遊戲見上一面,想知道對方的近況如何、過得好不好。

儘管亞圖姆也明白,貿然與夥伴見面,不僅實質層面非常困難,甚至還有可能擾亂對方原本的生活。但他心底有一部份還是自私的,他想順從自己的內心任性一次,一次就好。

能夠回想起過去,是卡片們替他喚起的奇蹟,正如同他的上輩子,是夥伴與朋友們幫助他尋回記憶;為了與遊戲重逢,這一次,他必須仰賴自身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奇蹟。

+

他以優異的成績進入埃及的最高學府,亞圖姆卻沒有安於現狀停下腳步,於是他在本科以外,另外選修了外語課程,並成功申請了交換學生的計畫;然而,計畫始終趕不上變化,現實總不會如同設想般那樣順利。在日本姊妹校交換的那個學期,儘管他在課餘時間就往童實野町跑,卻總是孤獨地面對塞滿廣告紙的信箱,還有大門緊鎖的店舖。他這才發現自己原本的想法實在太過天真,即便他真的順利來到日本,要見到遊戲依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學期結束,這一場孤軍奮戰的戰役他鎩羽而歸,亞圖姆只能回到埃及繼續他的學業。而他的悶悶不樂,終究被他的好哥們察覺。

「我認識的那個亞圖姆,可不是遭受這一點點挫折、就此一蹶不振的男人!」

面對朋友的怒氣,亞圖姆啞口無言。要不是被沙特和哈迪強硬地按在椅子上,加法爾大概早就氣到跳起來揍他一拳了吧。

氣氛僵持了一陣子,沙特嘆了口氣:「你真的很想見到他,對吧。」

亞圖姆點了點頭,隨即垂下眼。可是自己已經錯過了最好的時機,如今七小時的時差、相隔超過九千公里的距離,他總算體會到什麼是力不從心。

「總會有辦法的!」哈迪冷不防一把將手機拍在桌上,嚇了大家一跳。同時眾人的手機震動,跳出了哈迪剛才轉貼在群組的訊息。

──決鬥怪獸卡世界大賽,優勝者不僅能擁有「決鬥王」之名的榮耀,還能獲得優渥的獎金。

「這是屬於你的戰役,但不要忘記,我們哥們都支持你。至於能走多遠,能離目標多近,就只能看你自己。」

哈迪抬眼看向他,笑容中是全然的信賴,抬手和他擊掌;沙特跟加法爾也湊了過來,沙特拍了拍他的肩後也跟他擊了掌;不過加法爾可沒輕易放過他,一個力道不大的拳頭招呼在他的胸膛,在亞圖姆抬起手愣在原地時,大笑著用另一手和亞圖姆擊掌。眾人哄笑成一團。

有了好友們的支持和幫助,此刻亞圖姆心境澄明,也不需要任何猶豫。無論眼前有多少困難險阻,為了見到遊戲,他願意堅持戰鬥下去。

+

當他掀開扭轉局勢的蓋牌後,原本以為自己勝券在握的對手不可置信的怒吼著,受到了自己怪獸卡攻擊力的反噬,生命值歸零。

勝負已分,新的決鬥者之王誕生,全場歡聲雷動、高呼他的名字。

亞圖姆激動不已,不只是因為勝利,而是他知道自己離夢想更進了一步。全新的的道路就在眼前拓展開來,這並不僅是自己的功勞,而是因為他有著一路走來、始終支持著他的好友們,還有自己最為信賴的牌組──亞圖姆對他們抱持著深深的感謝。

最後的關卡,就是他的家人們了。

+

亞圖姆在家族聚會中坦白了自己出國的打算。一向溫婉的母親阿莉婭卻難得板起面孔,率先出言反對;父親阿克納姆卡諾沉默著,兄長和姊姊礙於輩分也無法開口。

亞圖姆試圖向母親說明,這是一個多麼可貴的機會,然而母親卻淚如雨下。身為母親最為疼愛的小兒子,亞圖姆陷入兩難,只能連聲安慰泣不成聲的母親。父親離開飯桌,依然不發一語;大哥薩利姆逕自出了門;姐姐法蒂瑪則默默地清理起餐桌。晚餐不歡而散。

將暫時安撫住的母親送回房間休息後,亞圖姆進到廚房幫忙姊姊清洗起碗盤。由亞圖姆在水槽內將碗盤清洗過後,交給姐姐擦乾,過程中,法蒂瑪沒有提及剛才的話題,亞圖姆也只是沉默著。

在姊弟協力結束清洗工作之後,亞圖姆抱起碗盤,將餐具一一放進櫥櫃擺放整齊。當亞圖姆完成手上的工作之後,法蒂瑪已經替他準備了好一杯冷飲,並給了他一個擁抱。

「別擔心,爸媽那邊由我來處理。」

雖然姐姐沒有對出國的事情表達支持或是反對,但她給予的擁抱和承諾,已經表明了她的立場。

當天晚上,大哥薩利姆敲了他的房門,遞給他一張紙條就打著呵欠回了房間。紙條上只有一個姓名和一串地址,隔天亞圖姆起了個大早,順手買了點食物就依照地址的指示,前往附近最大的連鎖超市。左看右看,才找到地址上說的「超市附近綠屋頂的房子」。

門房大哥見他只是一副學生模樣,沒多問什麼,便放他進了建築。他順著沒有打磨的階梯拾級而上,敲門後一會兒屋主才一臉不快的開了門。還好,他帶來的科夏立(koshari)跟法拉費(falafel)的香氣成功轉移了對方的注意,對方一改應門時的不悅,熱情的邀請他進了屋。

看著眼前毫不客氣地大快朵頤科夏立的男人,為了融入氣氛,亞圖姆識趣地也咬起了法拉費。對方在吃飽喝足後,問了他的名字和來意,聽到他是薩利姆介紹來的,這才表明自己是薩利姆同事的姊夫,任職的機構就是專門處理留學代辦事宜。

兄長及姊姊都用著自己的方式幫助他,亞圖姆胸口暖洋洋一片。自己何其幸運,才能有著如此支持他的手足和朋友!

有了留學的正當理由,再加上姐姐居中替他緩頰,父母的態度已不似最初強硬。亞圖姆也承諾自己會顧好本科學業以外,會定期地主動與家裡連繫。他能夠去日本留學,已經不僅只是為了自己的私人情感,還承載著家人朋友的盼望。

就要能見到遊戲了──!

為了再度喚起奇蹟,自己必須要在這條追尋的道路堅持下去。



Fin.

沒什麼人關心的備註:

1. 科夏立(koshari)
埃及國民小吃,以臺灣小吃來比喻的話就是滷肉飯? 維基百科

2. 法拉費(falafel)
就是王樣喜歡的炸鷹嘴豆餅 一樣是維基百科

嗚嗚嗚我餓惹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