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無法成為溫柔的人,隨時隨地、設身處地的替所有我以外的人著想。

是的,一直以來,我的情緒都是出於自身,從未考量他人。因為我深信,情感要以自己為主體、由衷而發。

然而,自我中心的我,如果要能一如自己的期待,成為溫柔的人。我的憤怒就必須打個折扣,標明詳細的附加說明,以期待所有人都能明白我的指射,令他人不會胡思亂想、對號入座,甚至感到自己被冒犯。

對不起啊,朋友,我始終無法成為那麼溫柔的人。畢竟,我只是一介莽夫。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