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




女神在昨夜(7/26)敲了我,突如其來的。

校稿?說來好笑,文科生出身的我卻從未替人校對過,然我還是一頭熱的接下了。

原因無他,他是我的女神,那份稿是新刊。

並不是基於垂涎文稿或饋贈,而是因為我清楚,當女神找上非親非故的我時,代表他處於孤立無援、別無選擇的境地,要不然誰願意將稿件委託給不可靠的外援?

我不清楚自己為何成為選項之一(雖然女神疑似已經跟C形同陌路,但應該還是有許多親友——傳說中的E、還有他熱戀的D)。我跟女神這些具有校稿經驗的朋友,能力可說是差上一大截,要說還有一個可能,大概就是,我這個死大學生閒得要命吧。

總之,因為希望女神如期出本的緣故,如果能幫上一點忙,就算無償我也願意,我答應了。

大約從當然晚間十一點開始校閱,跨日凌晨二點休息;早起八點上工,到近午十一點完成寄出檔案。

可是啊、可是——

儘管試圖努力,依然改變不了我全然外行的事實。即使查過資料、即使做到二校,我還是、我還是⋯⋯

——我根本不行啊!

我痛恨自己的無能、自己的粗鄙、自己的草率,我犯下了從未接觸過這項工作的普通人都不會做的錯——沒有問題的稿件何須寄回呢?我究竟在想什麼?而我竟然是在女神的回覆中才意識到這麼簡單的道理。

誤抓錯字反倒像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我全然無法原諒自己的愚昧無知。

——你沒有幫上忙,反而替人增加工作量。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我啊,又因為搞不清狀況造成他人困擾了呢。

——你到底在做什麼啊!不是想幫忙嗎?怎麼又搞砸了!

對不起,是我的錯,我感到羞愧跟抱歉,我竟然好意思跟女神談贈書的事!

——你的付出根本沒有拿到贈書的價值。

但我明白,即使我跟女神提那我別拿贈書了,她依然會堅持將書贈與給我,作為我付出的勞動代價。但只是出於禮貌,而非心悅誠服,並哀嘆自己的稿件所託非人。

太過鮮明的想像使我頹喪的心情更加低落,身心湧起深深的疲憊和無力。泛著眼淚,壓抑著內心的酸澀,我書寫完此篇告解。緊接著我將關閉手機,逃避希望渺茫的回音。在無邊到無法容身的世界蜷曲起自己。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