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是為了課堂報告而寫的,寫到一半才意識到大☆偏☆題。

#雖然成為棄稿,但報告結束後心有不甘,索性將它完成。

#有點BL成分......吧?畢竟我是阿腐,就算不是在寫CP文依然戴著腐腐濾鏡。

#帶點STK的成分,只有一點(大概

#取名無能




伴隨著震動,手機螢幕亮起,跳出了幾則通知。A勉強地從床上爬起,咕噥著抓起了置於床頭的手機。一手揉著眼睛,眼前的視野逐漸從模糊轉為清晰,在看清了通知的內容後,A幾乎要從床上跳起。

那是一張「S」在社群網站發布的照片,畫面主要被一個有著狹長瓶身的咖啡罐佔據,窗外透進的光線在瓶側落下淺淺的影子。相片內沒有S的身影,A對此並不感到意外,因為他很清楚,對S而言,站在鏡頭後按下快門,總是比站在鏡頭前擺姿勢來得容易。

S,因為社群ID字頭為「S」因此得名,是他追蹤的一名業餘攝影師,在一次朋友分享S的作品給他後,他就無法自拔的陷落進那640×640pixels的空間。A當機立斷,立刻辦了S常駐的社群 網站的帳號,完成註冊手續後便迫不及待地徹夜翻遍了S的所有相片。從最新往回翻到最舊的那張,想了想,又順著時間脈絡,從最初的相片看到最近的更新。

翻完後,A並沒有絲毫的成就感,反而覺得從內心萌生出一股不知名的情緒。他不清楚自己為何像是著了魔般突然沉迷於S的作品,於是A將頁面拉回最上面的個人檔案,這才看起了S的自我介紹欄位。躊躇了一會,暗想著這樣或許可以找到答案,便按下了頭像旁邊的追蹤。

S的自我介紹只有寥寥兩句:「相片,就是攝影師透過鏡頭所見的世界。」

乍看之下好像是什麼至理名言,不過事實上,這難道不是一句廢話嗎!

即使如此,S似乎對這句格言深信不疑。S所發布的貼文往往僅有相片,並沒有與大部分的社群用戶一樣,會配上輔助說明的文字,還有一整排的主題標籤。用畫面取代萬語千言,S以幾近執拗的沉默,身體力行地實踐著自己寫在介紹欄的理念。這是A對S最初步的理解,這項認知使他呼吸急促、雙頰熱燙,莫名的情緒持續膨脹,在胸臆滋長蔓延。

從此,S的視界成為他的世界。A逐漸不滿足於僅止於表面地欣賞相片的色彩、光線及構圖,他開始試圖從S的照片中看出更多細節。眼神專注彷彿能夠穿透照片,一如S透過鏡頭按下快門的凝神,剎那間攝走可見之物及不可見之物的靈魂碎片。

他要解讀潛藏在畫面裡的S的關注、S的話語,這樣的想法隨著時間愈發熱烈。A甚至憤恨不平地想著,小小的、經過上傳壓縮後的相片,難道可以忠實呈現S當下所見嗎?承載得了那些隱微的情緒變化嗎?

為了更加貼近S的作品,他購買了S自行出版的攝影集,少量印刷價格不斐,A因此縮衣節食了一個月。不過這不要緊,生活的一切苦難,都在翻開書頁後得到報償──沒有縮圖難以避免的模糊,沒有強行放大後的顆粒感,以原畫質清晰再現S的作品、S的目光、S的語言。他幾乎要落下眼淚,俯身親吻紙頁。

作品集裡的S維持著一貫的寡言,只有附上了硬體的相機款式、鏡頭型號,還有手動調整的光圈係數、感光度以及快門速度。關於照片背景、或是關乎自身,他從不多談。

A曾經見過許多S的粉絲,他們會在S上傳的相片裡留言,想知道關於相片的細節、或是想要探問S的個人訊息,然而S始終沉默以對。有人抓住這點,抨擊S目中無人。可A想為S平反,他認為S從不回覆的原因,是因為S早已傾盡自己所有的話語於攝影中。所以S不需要真正的「說話」,他欲傳達的一切訊息,全部都寄託於一張張的作品裡,儘管沒有幾個人能真正地解讀出來。

例如現在,就有好幾則無知、膚淺到令A感到惱怒的留言:

「早安!照片好美!」

「每一次看S的相片,就覺得戀愛<3」

「今天出門時也買了一罐一樣的,難道我跟S是心有靈犀/////」

不不不,你們沒有一個人懂S,光看到淺薄的表層就以為明白了真相的人,怎麼會懂S無聲的獨白?喝咖啡,有可能是個人習慣,也有可能是為了提振精神。但只要稍稍翻閱過S的照片,就可以發現,S的照片中從來都沒有咖啡入鏡,而是茶類跟甜飲居多。突然買了一杯咖啡,還是毫無糖分的黑咖啡,或許S正面臨什麼煩心的事情,苦悶到需要用濃厚的咖啡因麻痺自己的神經?不過這個臆測極有可能是遙遠的推論,很可能與事實毫無關聯。

於是A回過頭繼續審視這張照片,一張相片所能提供的訊息並不算多,但只要細心觀察,依然可以察覺到不少細節。落地窗邊的咖啡罐,首先,由周邊的場景判斷,這很有可能是便利商店的飲食區或是咖啡店的座位。但市售咖啡罐的存在本身,就排除了咖啡廳的假設,增添了背景是便利超商的可能性。他瞇起眼睛,注意到落地窗邊黏貼著橘、綠、紅的橫紋,啊哈,這下連是哪一間超商都確認了。在內心做完整套推理後A不禁失笑,自己究竟是真的見微知著,或是只是普通的過度聯想?正要關閉頁面時,赫然發現照片的落地窗外,有著一塊熟悉的招牌。

不會吧?

他不可置信地走向窗邊,拉開窗簾。對面的街道上,也掛著一塊同樣的招牌。

那是這個鄉下地方少有的獨立書店,連招牌上面那龍飛鳳舞的醜字體都一模一樣,他跟書店老闆熟稔的很,所以很清楚,那是老闆自豪的手寫體。僅此一家,絕無分號。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這、這太荒唐。
即使腦袋一片混亂,拼命地試圖否定內心的猜測,但等A回過神後,自己已經身處於自家樓下的便利超商。

進去?或是離開?

A深吸一口氣,終究還是步入了店門。他無視熟識的店員的招呼,逕自走向了靠窗的用餐區。整排座位空無一人,但角落的座位的桌面上竟然也放著一瓶咖啡罐。

他睜大眼睛,拿出手機,開啟社群網站唯一一個追蹤的用戶的最新照片對照。沒錯,是同款的咖啡。

A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湊近那個咖啡罐,顫巍巍地舉起手機,以相同的角度取景,按下拍照鍵。

「喀擦!」同時間,一個力道落在他的肩膀上。

「先生,麻煩借過一下,這是我的飲料。」一道客氣的男聲在身後響起,他慌忙地回身退開、連連道歉,匆忙間瞥見了一雙布滿血絲、看起來嚴重睡眠不足的眼睛。

S?

他幾乎就要脫口而出,還好話到了喉頭便忍了下來。一瞬間腦中各種思緒跟想法高速運轉,那男人是不是S呢?如果是S,身為S的粉絲,是不是該向他打聲招呼?可是,如果S不想被認出來,自己擅自叫他豈不是會使對方難堪?還有要是對方根本不是S的話,那就更尷尬了!

那男人當然不明白A內心糾結的千頭萬緒,他坐回自己剛才的位置後,只見A依然站在一旁,忍不住開口問道:

「不好意思,請問有事嗎?」男人的語氣半是疑惑半是不耐,A如驚弓之鳥,即刻轉身離開。

自己的行徑,和變態跟蹤狂沒什麼兩樣嘛!

A低聲的咒罵著自己,羞愧於自己剛才種種逾矩的行為,跟自己一向唾棄的盲目粉絲行為一模一樣。沒想到那個男人卻又開口叫住他。

「先生!」

A猛得回頭,卻對上了黑洞洞的鏡頭。

「喀擦。」「1/125秒。」

在A還沒回過神之際,那男人的臉從相機後探出,一改剛才頹靡的樣子,此時對方的表情神采飛揚,眼睛閃亮,彷彿映著盛夏的艷陽。

「這是一張好照片,很自然。」那男人招呼他過來,將剛才的成果展示給A。畫面捕捉到A回頭的那一瞬間,迷惑的眼神、飛揚的髮尾,還有紅透的耳根。男人露齒微笑,正式自我介紹:「你好,我是一名業餘攝影師,你可以稱呼我為Shutter,覺得麻煩的話叫我S也行。」

A的腦袋一片空白。A張開口,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當我的魂魄被你攝進你視窗所見的方格,我是否因此就成為你的世界的一隅?




一直到對方伸手在他面前揮了揮,他才回過神來,脫口而出的卻是:

「相片,就是攝影師透過鏡頭所見的世界。」

S一愣,但仍報以微笑。「看來你已經知道我。」

「可以問問你社群網站的ID名嗎?」

在對方誠摯的目光下,使A陷入有些飄飄然的暈眩,如實地吐露話語。

「我是A,Aperture。」



FIN.

沒人想知道的備註:

Shutter(快門)
Aperture(光圈)
Shutter-priority(快門先決)

5/27追記

雖然沒有在故事裡提到,現在才補充有點像作弊。講一點我粗淺的攝影知識,無法保證正確性,但是影響了命名時的一些想法。

單眼相機有很多種操作模式,其中有兩種就是快門先決跟光圈先決。這兩個模式可以說是相對的,當在快門先決模式下,決定快門速度同時會影響到光圈的曝光程度;反之亦然,在光圈先決模式下,操作者控制了光圈大小,也會因此會影響到快門速度。

「1/250」是S拍下A回頭時的快門速度,是適合拍攝一般速度行走的人的速度(查到的資料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