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9 [原創]暗湧
#為了課堂報告所寫的極短篇

#雖然應該不太可能,但還是說一下,如果有人認出來拜託行行好別認QQ



阿中看著眼前的場景,一向思路清晰的腦袋竟然少有地感到迷惑。

今天是高中畢業典禮,身為應屆畢業生,他穿上了陪伴他三年高中生活的制服襯衫和黑色制服長褲,胸前別著一朵紅色的塑膠胸花,正好遮住了上頭繡的姓名及學號。

畢業生們在禮堂外排列整隊,在校歌響起時魚貫進到室內。在校生列於二樓兩側的看台,起立鼓掌歡迎他們。阿中只覺得尷尬,過去兩年自己也是處於二樓的位置,所以他很清楚學弟妹們現在應該正因為畢業生進場的速度緩慢而感到不耐。思及此,他連忙收回目光,低頭快步走向座位。

待十五個畢業班學生都已到齊,才剛坐下沒多久,司儀便宣布全體起立。要是在之前,大家都是心不甘情不願地將屁股離開座椅,不免口中抱怨幾句,散漫地踩著三七步;然而,今天眾人卻各個站得筆挺。樂隊奏起國歌時,平常升旗時緊閉的嘴也張開了,慷慨激昂地高歌。國歌結束後全體復位,緊接著便是校長致詞,儀式的流程與印象並無二致。

他收回視線,轉而看向一旁,訝異地發現平常在校長一上台講話就掏出手機的同學們,竟然直挺著背脊,聚精會神地聽校長訓話。這樣的狀況也太不尋常了。身旁明明是同窗三年的同學不是?他不敢說他瞭解每一位同學,但至少對每個人各自不同的脾性有著基本的了解,所以他清楚他們從來不是會如此乖巧聽話的類型啊。阿中感到愈發迷惘。

當畢業典禮來到尾聲,校歌再度響起,他同大家一起唱起校歌。見同學們不論是否熟識都搭起彼此的臂膀,隨著歌曲小幅度的左右搖擺著。他處於其中,別無選擇也成了浪湧。

好多人哭了,一開始只是幾位班上比較纖細的女同學低低地啜泣,其他人圍過去安慰他們,怎料氣氛卻因此渲染開來。由班長為首,吸著鼻子喊著:「畢業後,絕對不會忘記大家的!」像是賽場鳴放的第一槍,眾人爭先恐後、此起彼落地訴說著對彼此的不捨。最後每個人都像是被迫離開母親羊水的嬰孩般哭成一團。

當同學用泛紅的眼眶看著他,他象徵性地也落下一滴眼淚。



同組的學弟看完後告訴我,這是一個未完成的故事,感覺要說的很多卻沒說清楚跟說完。

我不好意思地笑著,實在感到汗顏。因為這篇不是我喜歡的故事,卻有人對此表達喜歡,這令我感到有點開心卻有點混亂,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個真正會說故事的人。

他說篇名很美,但我想,他的解析才是真正的詩。

2017.05.09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