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自噗浪上萬惡的跟風,詳細見這個噗

因為這個風跑去翻了翻舊文,一方面覺得懷念一方面又覺得好羞恥(つд⊂)

想說既然都整理出來了,就拿來騙更新吧!(幹





01.[HW]夜間散步 2014年初(*未完成)


「這首曲子真美。」他誠心的讚嘆 即使Sherlock一向對他人對自身的評論,不論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一視同仁的漠不關心甚至直接忽略,John還是不吝惜地表現出由衷的讚美。而這次,對方反常的有了反應。

Sherlock左下顎離開了腮拖,持琴弓的右手也離開琴弦放下。Sherlock轉過身面向John。窗外透進路燈暖黃的光線斜照著Sherlock的臉龐,在如雕像般立體的五官側面落下一片陰影,漂亮的灰綠雙眸比平常更加深邃,在光線幽微的室內顯得熠熠生輝,像是反射著星光。

「嗯?」

「它的曲名是什麼?」

「沒有。」

「抱歉?」

「它沒有任何名字,John,省省你的浪漫情懷。」


02.[葉藍]交會點 2014.10(*未完成)


藍河一個激動,也顧不得什麼對大神的敬意,看葉修這專惹事的主就這樣一臉雲淡風輕地坐在自己的床上,腦子一熱,左腳氣勢非凡的往床上一踩,便伸手直接扯住葉修的衣服,藍河自然的屈身縮短和葉修的距離,無疑是相當標準的威脅姿勢。

在網遊裡,被大神當菜虐、公會副本處處被大神憋屈、明明臥底號已經被識破卻一直被大神使喚……但畢竟那都僅止於在遊戲裡。人家葉修大神的名號也不是叫假的,是真有實力,面對這樣的大神藍河再傲也只能認栽,對大神採取妥協不抵抗政策。可今天是在現實世界,而且還是在藍河自個兒的房間,沒道理活該被葉修踩在頭上啊!

而葉修,被人揪住衣領的當下雖然一臉淡定,事實上他也沒料到藍河反應會如此激烈。

「小藍同志,你冷靜點啊!你的職業是劍客可不是流氓啊!」

「你妹!」


03.[葉藍]賭局 2014.11(*未完成)


葉修對藍河勾勾食指示意他過來,讓人不禁聯想起前一陣子葉修在網遊裡頂著「無敵最俊朗」的騎士馬甲在神之領域的Boss爭奪戰裡大殺四方,大神級的群嘲讓各大公會恨得牙癢癢的,卻無一不望洋興嘆。眼前葉修的動作與榮耀裡的騎士技能「挑釁」重合在一起,被勾起回憶的藍河一不小心愣了神,但一意識到這個動作後隱藏的涵義免不了一陣氣惱。

整理好情緒,藍河抬頭挺胸,踏著堅定無比的步伐走向葉修,一臉視死如歸。眾人看這個場面即使覺得莫名其妙但不由得都捏了把冷汗,葉修倒是一臉從容就上樓了,而藍河一臉肅殺、頗有慷慨赴義的烈士之姿地跟在葉修後頭,在眾人注目之下也進了房,門砰的一聲關上。

眾人面面相覷,倒是魏琛先開了口。

「我說,葉修那貨沒準會被藍溪閣的那個打趴。」在遊戲威風八面的大神,在現實生活中即便在身高上還佔有優勢,但大抵上還是個宅男。由魏琛來看,藍溪閣來的那個傢伙雖然個子沒比葉修高大,可光是那個氣勢早就勝過葉修不知多少。

「我們是不是該阻止他們啊?」陳果畢竟是個厚道人,聽到魏琛這番不無道理的推斷倒是擔心起葉修。藍河那驚人的氣勢很難讓人不懷疑他的目的究竟是來踢館還是幹架來著,陳果不禁擔心兩人進房一臉要談判的樣子,如果談判失敗會不會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實在難說,正要起身魏琛卻再次發話。

「這倒不必。葉修雖然無恥,那個叫藍河的小年輕看起來倒像是個明理人,其中事有蹊蹺。」這樣說起來,這兩人倒是很有可能有私仇,既然是私人恩怨,陳果自然不好意思上去攪和什麼。

「是說,魏琛,貌似你跟葉修同個房間吧,這下怎麼辦?」

「……操。」眾人為魏琛點蠟。

「嗯……小弟,你說,老大帶回來的人是不是要叫嫂子啊?」只有包子依然狀況外,一臉認真的向羅輯發問。


04.[葉藍]我的學弟哪有這麼可愛! 2014.12


「怎麼會醉成這樣啊……」藍河一向自制,今天為什麼突然喝開了,饒是葉修也不知道原因。

「嗯……」藍河掙扎著要自行站立,手卻依然緊攥著葉修的衣服不肯放開,就拉著葉修搖搖晃晃地走了幾步,腳下猛然一個磕絆身子一歪,好在葉修大手一撈,同時踏穩腳步,才讓兩人免於跌倒的命運。

「呼……真是千鈞一髮啊。」驚魂甫定,誰能想到平常最不需要讓人操心的藍河在喝醉後竟然是多麼麻煩的一檔事,葉修難得的感到頭痛。索性拉著藍河在地板上坐下,免得慘劇重演。

坐在葉修腿間的藍河又不安分地想要亂動,葉修只好把人抱進懷裡制住對方的動作,低聲哄道,「乖,不要亂動。」

懷裡的人聞聲,奮力扭著身子轉為面對葉修的姿勢,以相當犯規的、由下往上的角度,張大著格外濕潤的雙眼看著他,輕啟紅豔的雙唇問道。

「葉修?」


05.[葉藍]Welcome To the Motel 2015.01(*未完成)


「我先去洗澡。」到後來還是葉修率先打破沉默,藍河點了點頭。葉修起身,從行李袋中翻找出換洗衣物,便走向浴室。

藍河隨手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沒想到一打開超大螢幕就是一片肉色──謎片,藍河大爆手速試圖力挽狂瀾,可惜按到的卻是音量鍵。高級音響傳出大聲的呻吟和啪啪啪的肉體拍擊聲。藍河僵住,正要進浴室的葉修一頓,轉頭無奈的笑。

「藍河……是男人都有這樣的需求,這個哥懂,只是麻煩音量調小聲一點。」

藍河同志極力澄清:「這是誤會!誤會!」

「哎,不用解釋也沒關係,都是成年人嘛。還是原來小藍你對我?噢……」葉修像是領悟了什麼,露出瞭然的微笑,「其實你可以不用那麼心急。」


06.[葉藍]情逢敵手 2015.02


「這個Boss就由興欣收下了。」

「想得美!大伙兒上!集火那個君莫笑!」

密集的鍵盤聲與滑鼠聲,葉修跟藍河都全神貫注,快速且精細的操作角色走位和施放技能。即使兩人是戀人關係,在遊戲裡還是公私分明,對家就是對家,碰上了不僅說打就打,而且打得毫不留情、下手似乎還特別重。

經過數十分鐘的激戰後,藍河取下耳機,憤而拍桌起身。

「葉‧修,你好大的膽子!」藍河咬牙切齒、怒目而視坐在對面的葉修。

「藍團,承讓了。」葉修笑的好整以暇,在藍河眼中卻是滿滿的嘲諷,看著刺眼。

藍河怒道:「又爆我裝備你什麼意思!真人PK敢不敢!」,邊說邊氣勢洶洶地走到葉修旁邊。


07.[影日]沒有名字反正是失憶梗 2016.04(*未完成)


日向翔陽睜開雙眼時,設定好的鬧鐘還沒響起。窗外的天微明,城市尚未甦醒。他凝神注視著光線下的纖塵,細聽外頭偶爾幾聲互相呼應的鳥鳴。

他覺得自己失落了什麼。

鬧鐘響起,伸手啪一聲關掉。日向從被窩中鑽出,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後起身,疊好枕被便進浴室盥洗。刷牙時他恍惚地看著鏡中的自己,跟平常沒什麼不同,但那種莫名的失落感依然揮之不去。他覺得他遺失了重要的東西,可是即便他尋思良久也想不起來。

罷了。

他彎腰,雙手捧起了自來水嗽口,之後用冷水潑了潑臉試圖讓神智清醒些,用毛巾擦淨臉。他當然明白,自己現在再清醒也不過。


08.[影日]踰矩者 2016.04(*未完成)


抬手抹掉眉間滴落的汗水,日向重新踏穩腳步,中氣十足地喊到。影山看了一眼,依然是那個無比堅毅的眼神。

拋球、衝刺、跳躍、托球、扣殺。

他們鮮少交談,只有球來球往間清脆的拍擊聲,是默契,也是兩人間無言的談話。說是再來一球,卻依然不意外地練到球架都空了。兩個人都氣喘吁吁、汗如雨下。

汗滴像是永無止盡,日向還大口喘著氣,隨手拉起上衣胡亂的擦著臉,毫無遮掩的露出一大截腰部,緊實的腰線跟不太明顯的肌肉線條盡收眼底,影山甚至覺得自己清楚看見上面還布著汗。

「嘿!」這景象讓影山覺得莫名煩躁,粗魯地將毛巾直接扔到日向頭上。「不是有毛巾嗎?日向笨蛋!」利用身高優勢順勢揉了揉日向的頭髮,成功收穫幾下強度不大的反抗,影山又回過身去拿水壺。


09.[桐真]回過神來我已經在寫肉了 2016.06(*未完成)


頭痛欲裂。

桐生一馬皺緊眉頭,雖然並不是沒有宿醉的經驗,只是這次似乎有那裡不太一樣。

為什麼視野一片黑暗?總覺得眼前像是蓋著什麼,想要伸手揭去,才發現自己雙手被疑似布料材質的物品束縛在身後。試著掙扎兩下,礙於上頭的繩結打得嚴實,即使用力使勁也動彈不得。

似乎不太妙,桐生一馬努力回想失去意識之前的事情,片段的記憶慢慢浮現,他記得酒、狂歡、慶祝會,啊!昨天是自己的生日,由錦山和由美為首,與麗奈在塞蕾娜大肆地替他慶祝了一番。風間老爹跟柏木大哥推託慶祝會是年輕人的活動,因此沒有前來,但還是派了風間組的人捎來口信跟禮物。即使如此,能和朋友們久違的一起開懷暢飲依然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情,自己也因為興致高昂而多喝了幾杯。

這樣一來,就能解釋了頭疼的原因了,只是自己身在何處、是什麼人把自己綁住依然無解。


10.[拉斐爾X羅蘭]The Rord 2012.05

「你要走了嗎?」

「是啊。」對方拍拍佩劍,露出燦爛的笑容。

對方的眼睛明亮,眼裡毫無畏懼,甚至還藏著一絲絲興奮。

他沉默片刻,他是知道的,說不定還比對方還早知道這天會來。

──他們太了解彼此了。

「如果你哪天決定要來找我,就隨著路上的故事來吧。」

「故事?」

「是,故事,屬於拉斐爾騎士的英勇故事喔。」對方驕傲的挺起胸膛,盔甲在金色的陽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與燦金的髮絲和潔白的牙互相輝映。





翻自己的黑歷史真的很需要勇氣嗚噁噁噁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