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2 暮春之螢
記今夏的第一盞燈



4月8日,午夜時分。

天氣有些悶熱,畢竟是清明剛過不久的四月天,夏季的腳步越來越近。

我翹著腳,以一個太過放鬆,且會對脊椎造成不良影響的糟糕坐姿坐在筆電前,用電腦閱讀一部由月亮推薦、代號為「八角」的YOI維勇的英文小說。

我不時用英漢字典查詢不懂的單字,一面和月亮在電話中天南地北地胡說八道,又是豪洨又是幹譙。電話另一端的他做著自己的事,或看著YouTube 影片,或玩著手機遊戲,但他總會適時地補上恰到好處的吐槽。

即使我們都在各做各的事,儘管我們的話題鮮少相交,我依然感到相當自在。這就是我們兩個人的相處模式,我們可以各說各話,同時不忘回應對方,也沒有人因此掛掉電話。(ex:我講我的闇表,他看他的勇V,但我們依然是很要好的親友)

打破這一切的,是我房間內的拍翅聲。

我不會聽錯的,昆蟲的拍翅聲。它們每欲飛行時、高速振動那薄薄翅膀的聲音。

我慘叫出聲,嘴裡滾出一連串髒話問候它們的父母師長跟祖先,一方面是表達我的驚嚇一方面是壯膽。

「你怎麼啦?」他並沒有被我瞬間高分貝的叫聲給嚇著,用一如往常的平穩音調詢問我的情形。

「沒事、沒事,」比起回答他的疑問,我說的這句話更像是在安撫自己,「對不起,沒事,那個......」我短暫的失去組織語言的能力,語無倫次地不斷重複著說著「對不起」、「沒事」。

支支吾吾了一會,我好不容易恢復了說話的能力,總算能吐出完整的句子交代事由。

「幹我房間裡好像有ㄓㄌ辣!」結果到頭來還是以髒話最為領字。(*ㄓㄌ→俗稱小強)

「喔。」電話的另一頭,月亮漫不經心的回答。大概是在為Full Combo奮鬥吧。

家人已經睡了,朋友也遠在天邊。此時能幫助我的,也就只有我自己。我深深吸了一口氣。

「老子要去拿武器!」我起身,在房間內四處尋找可以與我的恐懼相抗衡的工具,最後拿起了一把雞毛撢子。

我沉著呼吸,靠近聲響的來源。冷不防出手,用雞毛撢子拍打著紙箱,想逼出潛伏於暗處的昆蟲。

那宛如喪鐘的薄翅震動聲卻沒有出現。

「它沒有出來耶。」我就像是洩了氣的皮球似的,由腎上腺素所激發出、用以對抗恐懼的勇氣已然消逝。

「那就當它不存在。」月亮的聲音聽起來依舊老神在在。

「也太阿Q了吧!」但正合我意。

對,我超孬,我就是沒膽。

我將雞毛撢子放回原處,自我催眠已經沒事了,危機解除。我又可以坐回電腦前面,無所畏懼地聽歌看文耍廢。

筆電!親愛的!我回來囉!<3

但在我坐下來後,屁股還沒坐熱,文章還沒看完一段。噩夢般的翅膀振動聲又出現了。

大☆崩☆潰

我反射性地、行雲流水般飆出一串國罵,彷彿這樣飆罵就可以保護自己。

「又怎麼啦?」或許是我想多了,我總覺得月亮的聲音帶著笑。

「幹幹幹幹幹幹又來了啦!」我不知道我現在是生氣,還是想哭。崩潰地再度起身,正好看見那個黑黑小小的生物飛到棉被上。

大☆崩☆潰,Again

幹拎雙親這個ㄓㄌ是個機掰郎。

這次,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憤怒驅使我拿起剛才的武器,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棉被用力打下去。那隻昆蟲再次奮力震動貧弱的薄翅,飛向一旁,試圖逃出生天。

它飛的速度很慢,慢到使我足以發現它並不是我深痛惡絕的ㄓㄌ,而是其他生物。

「欸,月亮,它好像是螢火蟲耶。」

「啊有可能,螢火蟲跟ㄓㄌ長的很像喔。」

我蹲下身查看著墜落在地面掙扎的昆蟲,它的尾端恰好發出幽幽的綠光,像是極力要證明自己的清白似的。

「對了,它們的生命週期很短喔。」

「嗯,我知道啊。所以你在這裡幹什麼啊小螢?」我擅自幫意外的訪客隨便取了名字,「你的時間不應該浪費在這裡,趕快去交配啊!」我見它腹部朝天,細細的腿無助地掙扎,連忙四處尋找能幫助它的物品。

「喂XDDDDD」聽著我接二連三的練肖維,月亮忍不住笑了。

在找到一張紙後,我將紙靠近小螢讓它支撐,它總算翻回了正面。我又開玩笑地補上一句:「結果小螢說:"No, I'm a gay."(σ゚∀゚)σ」

想了想,為了尊重這社會多元的性傾向族群,繼續補充:「如果你是同性戀或異性戀的話,把握時間去找其他人打炮;如果你是無性戀的話,那就、那就......」完了,其實我不太熟悉無性戀。「......那就去找到你的興趣,或是談個戀愛嘛!」

「欸月亮,我得把它抓出去,它待在室內沒有意義。」嘴上一邊說著,我試圖讓還在地上亂爬的小螢爬到紙上,但它就是不肯好好配合。每每我將紙擺在它的行進方向上,它總是彆扭地掉頭。

「小螢超級不合作耶⋯⋯」我有點沮喪,「我又不敢直接用手抓,怎麼辦啊月亮?」

「或許它跟我們一樣都是宅宅,也是室內派的(゚∀゚)。」

「——什麼!原來螢火蟲跟人一樣有分現充跟魯蛇嗎!原來小螢跟我們一樣是魯蛇肥宅嗎,覺得親切!<3」

我們歡快大笑。果然跟親友相處最自在了,就算是在練肖維,還有人一搭一唱。

嘴上一邊打嘴砲,我手上也沒閒著。幾番嘗試後,終於成功讓小螢爬到紙上。我拉開陽台的拉門,將小螢放到屋外。

「小螢,好好把握你的時間活著。」希望它重回自然後過得很好。

「結果他之後變成人來報恩。」

「三小?可以不要嗎,我怎麼覺得他只會來報仇?」身為一個機掰郎,我可是很有自覺的。

「哈哈哈!我只是夏目看多了而已啦!」月亮輕笑,我想了想,又說:「如果可以的話,小螢就算不當昆蟲也不要當人吧,最好能夠成佛。」我的阿嬤信佛,所以關於因果輪迴、業障果報的那些宗教思維,我也知道一些。

生即是苦,眾生不論人、狗、蟲、木皆然,一切只求能超脫輪迴不是?也就是成佛。

即使宗教說著要超脫塵世,但我想,任何人、任何物,所有的生命都只能活在現世。我想活在自己的生活中,我希望你也是,小螢。我希望大家都是,一起在有限的生命中活著。

我沒有開門查看小螢是不是還在,我相信晚風會呼喚它、帶領它,到它的同伴之處、鄉間水澤中。

我們都會努力活著。

那盞幽綠的小燈,會在屬於它的夜晚發光。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