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一位朋友的生日。

往年我會堅持親手交給他禮物與祝福,今年僅是傳了一封簡訊。一邊痛恨自己的膽小,一邊又因此感到開心。

或許我已經從他身上解脫了吧。
其實自去年收到那封短短的信,我就已經略知一二,我們不可能回到過去那樣了,摻入了其他雜質後——曖昧、誤解、衝突、歉疚,如此一來,友誼不再純粹,也難以復原。最終我們漸行漸遠。

我想這樣很好,我們都在淡出彼此的生命,這樣很好。
你有更寬廣無邊的世界在等著你,我衷心希望你能夠愉快順心,把包含我在內的曾經當作過去,成為你的羽翼助你前行。

生日快樂!我的朋友,為你美好的未來舉杯!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