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機
#然而跟內文幾乎沒有關係
#科學(X) 邏輯(X)
#莫名其妙的古埃及架空,還有奇怪的君臣逆轉play
#一樣的OOC預警
#看似遊走踩線邊緣,但沒發車,也不會有後續,因為我是小清新☆
可以接受請往下





「這樣真的可以嗎?」


坐在石椅上,遊戲拘謹地打直了背脊,雙手侷促地置於大腿上。


不論是身上精緻的華服,還是以他的身分而言太過貴重的首飾,都讓他感到不安。況且他現在所坐的位置,可以說非常、非常的不妥,這些原因就足以令他如坐針氈。不過,要說他心中最大的亂源還是,現在跪在石級下的、真正的年輕法老王。


「當然可以,夥伴。」赤色的眸滿盈著笑意。「夥伴可以要我做任何想要我做的事情唷。」


「這、這怎麼行呢!吶,果然還是不要吧,陛下……」


「說什麼呢,夥伴。就像我剛才說的,你才是今天的王。」亞圖姆微笑著,否定了遊戲放棄的提議。「首先,由稱呼開始。你可是王,所以對我只要直呼名字就行了。」


對方雖然笑著,但話語中的堅定不容置疑。令遊戲感到十分的為難。


他不清楚法老王為什麼突然有這樣的好興致,執意要在今天翻轉他們兩人的身分。或許是法老王突發奇想的Game也說不定?如果是陛下想要跟他一起玩的Game的話,他也不願意就此掃對方的興。


無意識的纂緊了衣角,遊戲最終還是在對方鼓勵的眼神下開口。


「唔……亞、亞圖姆。」


「臣在。」


「嗚啊!陛下您別這樣!」看著亞圖姆恭謹地彎下身,向他行禮。遊戲驚慌失措,險些就要走下來扶對方,卻被阻止。


「那也要吾王讓我起來啊。」亞圖姆搖頭,佯作無辜地眨了下眼睛。


「平、平身!」遊戲急切地喊到,臉色不住脹紅起來,只是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亞圖姆剛才對他的稱呼的關係。


「是。」亞圖姆依言起身,


「吾王,希望臣做些什麼嗎?」


──別這樣叫我。


雖然這樣想著,但遊戲也明白,亞圖姆還在興頭上,現在不管說什麼,對方肯定不會聽的。


──難道這個調換身分的Game真的有那麼有趣嗎?


遊戲抿著下唇,現在,他也只能姑且先依對方的意思走。整理好心情,遊戲調整了坐姿,將雙手安放在王座的扶手上。模仿著記憶中對方的神情和口吻,這才開口。


「過來。」


刻意地板起面孔,遊戲擺出自認為最為傲岸的表情,試圖表現出符合現在身分的威嚴。


亞圖姆聞言一怔,意識到遊戲已經進入狀況,臉上再次勾起笑意。


「遵旨。」


當亞圖姆站在他身前時,遊戲覺得有點恍惚。原本應該都是對方坐在王座上,自己或站立或跪伏於對方的跟前。而在這個Game中,將兩人原本的君臣的身分逆轉過來,違和感使遊戲的內心彆扭萬分,卻感到一股莫名地害臊以及戰慄。


「陛下……呃、我是說,亞圖姆。」光是直呼著對方的名諱,遊戲就緊張地口乾舌燥,連帶地覺得臉頰有些發燙。


「嗯?吾王有何吩咐?」


相較於對方好整以暇的態度,遊戲支支吾吾了一會,才鼓起勇氣開口。


「請……請亞圖姆讓、讓我抱一下!」


「咦?」


對方第一時間露出的詫異表情讓他有點受傷。「果、果然還是不行嗎?」紫眸流露出失望的情緒。亞圖姆連忙開口反駁。


「當然不是,我很樂意。」語畢,像是要印證自己所說的話一般,張開雙臂直接環住了王座上的人。


投入熟悉的懷抱中,鼻腔也滿盈著熟悉的氣息,安心感讓遊戲總算放鬆地嘆一口氣。擁抱之於他,就像是個神奇的魔法,光是這樣被亞圖姆擁抱著,內心就暖洋洋的一片,勝過冬日的暖陽。


「夥伴……」


對方似乎也沉浸在擁抱的喜悅中,稱謂又變回慣常對他的稱呼。不要緊,那樣很好,他喜歡對方這樣喚他。那是亞圖姆對自己的專屬稱呼,就像他也曾經稱呼對方為「另一個我」一樣。


亞圖姆又把遊戲拉近了一點,下巴親暱地抵在他的頭上。


「夥伴明明可以提出更任性的要求的,而且我都會接受。」從頭頂聲音聽起來有點苦惱,語氣略帶埋怨地說道,但話語的內容卻又不是抱怨。


「多對我任性一點嘛,不用總是配合著我啊。」


原來如此。


而遊戲只是微笑,知道亞圖姆的心意讓他很開心。但是,希望戀人對自己任性跟撒嬌的心情,自己也是一樣的。


他知道亞圖姆會明白的,他會讓對方明白的。


於是他難得主動地拉下亞圖姆,以親吻代替回答。







FIN?



0403車子進廠維修



0517本車已修復(需密碼)



FIN.(沒啦)
Secret